赵建:历史关口与个人选择

2019-12-03

核心观点:

1,中国作为转型社会,短短百年间出现多个历史关口,所谓百年大变局。1919,1949,1956,1966,1976,1994,2002等,都可以看做是大的或者小的高阶变化的关口。当前的社会主义新时代,是最近的一次时代变迁。

2,频繁的高阶拐点,制度变迁和政策变向,是尚未完成社会转型和未进入成熟社会的表现,当然这也意味着存在更多的不确定和套利机会。趋势红利的不断涌现,初期可以更好的推动社会进步,但当分配性机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躺着赚钱”,浮躁的氛围会侵蚀社会价值观,降低要素的生产性努力。同样,趋势的另一个方向变化,会让人做出相反的决策。比如当前加剧的民企外企投资预期和产业资本流向的变化。

3,过去的历史关口看上去拐点鲜明,但实际上当我们身处其中切身感受时,都是慢慢发生变化。很多也是“万历十五年”式的“没有大事发生”,但一切暗中已经发生了质变。大部分是时间煮雨,温水煮青蛙。比如说信息技术对社会治理格局的重塑,知识大爆炸对集体心智结构的提升,都是在悄然而变。

4,当前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确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邓小平时代和后邓小平时代,正在向对内五位一体和高质量发展,对外重塑大国关系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转变。当前来看,我们或许低估了这百年未有之“大转型”的难度和复杂度,期间发生的种种变化也就自有其偶然性和必然性。人心思安,是基本的社会常识。

5,“历史的关口面前,有时只差一张船票”,这显然忽视了历史的复杂性。现实中大多数人的选择是有限的。或许客观上你无法做出选择,但这并不表明你没有自由:在客观无法选择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坚守“道”和基本常识,比如不赚快钱和坚守主业,多一份敬畏和谦逊。事实上,在大的趋势变局和历史关口下,“术”无助于穿越周期,唯有“道”能让你熬过底部。局势、人心都是复杂的,但道和常识往往简单有力。只是当前崇尚术和势的环境里,普遍“闻道大笑之”,从而不可避免的“韭菜化”。而人们焦虑往往是因为没有认清一个事实:高估变动带来的影响,低估自己的适应能力。

6,对于金融市场,我们处于第二次价格闯关的“系统性重定价”关口,所谓的资产价格闯关。但无论是放开利率基准、汇率自由浮动(811汇改),还是股市从审批到注册、房地产的从炒到住,都没有真正完成闯关,而是大部分试错式回调。中间出现了一些过渡物种,比如LPR,比如科创板。在资产闯关和金融并轨过程中,风险资产价格自然会大幅波动,投资者需要在这个关口加大避险资产的配置,做空落后产能的同时坚定做多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兴技术和模式,这需要深刻和前瞻式的洞见。国家的核心资产是汇和房,个人资产结构或许应该匹配国家资产结构。但是,当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向避险资产或核心资产的时候,另一种风险就会“涌现”。到最后会发现,最终的核心资产还是自己,以及对基本常识和普遍规律的坚守。

正文

一,趋势情结与社会焦虑症

最近很多朋友和读者很焦虑,让我判断一下未来三到五年的趋势,当下是不是又处在一个历史性的关口,在历史的关口面前如何进行个人选择,要不要再买房或者投资海外。有很多高净资产客户已经移民,或者至少完成了资产全球配置。没有全球配置的朋友则让我预测一下未来的走势,有限资源的个人在历史的关口如何抉择,如何抓住下一波趋势带来的“红利”。

  部分行业投资增速下行

 

人都是趋利避险的,这本无可厚非。人也喜欢陷入宏大叙事的不安而忽略微观的确定性。普遍流行但符合人性的一个观点是,大的成功都是靠抓住趋势而不是靠个人辛苦努力获得。加上各种传播焦虑的自媒体热文,让人觉得成功就是抓住趋势,与个人的努力和埋头苦干关系不大。人的本性不仅是趋利避害,还是短视的,对远期存在不耐和高折现。与工匠精神聚焦主业赚慢钱相比,人们当然总是最喜欢快钱。人如此,企业也是这样。比如过去几年的经济普遍房地产化,青岛当初的制造业五朵金花,如今竟然都开发地产,而且很多都成为营收主要来源。谁能抵得住赚快钱的诱惑呢?难道只有华为?

对趋势进行研判然后进行配置,这是投资的基本思维。看清历史的走势然后确定个人努力的方向,这也是理性的选择。在数码科技的趋势下,作为胶卷巨头的柯达命运早就注定。当苹果掀起智能手机革命时,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过去的成功也就成为转型的包袱,因为传统手机部门已经形成了利益集团。在如此刚性的路径依赖下,改良变得艰难,最后只能系统重置或一键重启。

信息技术革命正在加剧周期的变频,让个人在短短一生中可以经历多个历史关口。制度的变化也是一样,比如2000年的国企改革,上百万下岗员工,当时感觉天要塌下,但更多的人或许应该感恩这个选择,能够走出铁饭碗的舒适区重塑市场化和专业化能力。走出舒适区,有时不幸,但也往往大幸。人都有惰性,潜力往往是逼出来的。这样的变局,对于强者是幸运,被逼出了成功;对于弱者就是不幸。当然,这样的逻辑有点“鸡汤”。

二,历史的关口面前,很多时候只差一张船票?

在历史教科书上,有好多历史关口和个人选择的案例。比如1940年的欧洲犹太人,其实就差开往美英的一张船票,个人和家庭的命运就判若阴阳。更加现实和贴近的一个案例是,假如十五年前买了房子,而且是加杠杆买了房子,相当于做空货币做多资产;假如十年前买了几枚比特币,假如五年前买了茅台股票,那么就几乎不需要什么努力就收获了财务自由,荣升为社会的财富精英阶层或者“有闲阶层”。这时,对大多数人来说,形势比人强。

但另一方面,或许这只是没把周期拉的足够长。1990年前的日本,2007年前的美国,2015年6月前的A股,似乎也没人相信房价股价会崩溃式下跌。人的看见和相信,与事实之间往往会存在一个相互强化的正反馈关系。拐点总是在没人相信或感知的时候悄悄来临。当很多人看空美股的时候,恰恰是美股可以不断创历史新高的防护盾,因为有对冲力量等着接盘。但当持续的上涨不断的打脸和消灭空头,最终会形成市场的一致性预期和极端的头寸,而这正是趋势拐点来临前的预兆。

因为一个稳态的系统需要多重力量进行平衡,一旦形成一种统治性的单一方向力量,一个强大的物种或信念将其他不一样的物种尤其是相反的力量完全消灭,系统一定会面临一个颠覆式的再平衡。这与多样化下的小波动不一样,小波动符合正态分布,不会产生系统性或者时代性的大变局。转型中社会与成熟社会的区别,就是前者经常有大事发生,局势将个人裹挟;后者则平稳运转,风平浪静,岁月静好。有些人喜欢前者,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和更刺激的人生体验。有些人则适应了社会的稳态,比如北欧一些成熟的国家。

 

然而大多数时候,个人必须适应环境的变化。个人无论多么渺小,似乎都难逃时代的印记。最近百年的中国,或者三个甲子的中国,经历了太多的“变局”。有些人有得选择,有些人没得选择;有些人选择对了,有些人选择错了。时代和个人一样,或许都应该有一个试错的过程。中国近代和现代面临诸多的十字路口,有些看似是有得选择,但如果身处其中或设身处地,其实是没法选择。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对所有历史问题的分析,都应该足够的还原当时的时代场景。

三,悄然变化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有两种类型的历史关口和个人选择的类型。一种是鲜明的变化,拐点显而易见,往往是自上而下大型政策的出台。此种类型可以阅读学者沈志华的著作《1956: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对建国后的第一个时代大变局做了史料翔实的研究。转向看似始料未及,但有着国内外气候的叠加以及伟人心智的映射。另一种是时间煮雨,没有大事发生背后的悄然变局。这种类型的代表当然是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该书的英文名是《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Th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1587,没有大事发生的一年,但一个王朝的衰落已经注定。大历史的叙事引人入胜,但平静年代背后的悄然变化,或许只有成为历史后才能看到。

转载本文章请注明出处

开课通知
More+
学院动态
More+
北大北丰师资力量

咨询热线

010-62768268

139-1128-1393

免费体验名额申请